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益新闻】慈善网站设“置顶费”,病友重金买“头条”!

2014年11月10日 新闻 ⁄ 共 5877字 ⁄ 字号 Comments Off on 【公益新闻】慈善网站设“置顶费”,病友重金买“头条”!

  来源:南都公益



一家网络慈善平台的“商道”
施乐会“置顶费”始末调查
时隔两年后,金华施乐会又将自己摆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2012年,这家曾创造了“12名员工4年筹集2364万元”惊人募款效率的网络慈善平台,因为给社工“最高15%”的筹款报酬而备受质疑。

这一次,它又因被曝出向求助者收取“置顶费”招来非议。募捐扣点的做法,在国外并不鲜见,为何一到国内就生发“淮南为枳”的猜疑?关于慈善与商业的边界、捐款人知情权的问题,再次被摆上台面。
乎乎的方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施乐会的官网上,醒目位置赫然挂着中国新首富马云的金句:慈善必须以商业的计划执行,以商业的形式执行,慈善才能走得久走得长。这似乎也泄露了施乐会深陷“慈善商业化”纷争的根源所在。

施乐会会长方路

  今年11月初,民间网络慈善平台施乐会被曝出向受助人收取“置顶费”,只要受助者缴纳置顶推广费,施乐会则将其求助主题置顶并进行网络推广,交费越多,排位越靠前。

  这个机构对外宣称“每笔爱心捐款100%送到受助人手中”,可是仅从今年1月至11月1日,它就收取了587万元置顶费。目前,其上级主管单位金华市慈善总会已叫停此项收费,并进驻审计。

  风波却并未就此平息。乐施会仅用7年时间便从一个地级市的公益机构发展成全国性慈善互助平台,受助人过万,累计捐款额度号称超过1亿元。一边是部分求助者和民众声讨“收费太高不合理”、慈善组织沦为商业机构,另一边也有求助人担心“弄垮了它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

  面对汹涌而至的质疑,会长方路也颇有些困惑。公益和商业的边界在哪里,他自知并不懂;如果不这么做,机构又能有什么办法去应付海量的求助需求,并找到机构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关于“置顶费”的不同叙述版本

  11月6日,《成都商报》率先披露施乐会收取“置顶费”一事。报道提到,2013年12月,李正勇8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L1型(高危组),随后在2014年3月份求助施乐会,以募集5万元治疗费。

  “刚开始的时候有人捐,捐到200多元的时候,就几乎没有捐款了。”李正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其支付宝明细显示,从3月25日至8月7日,共交了14笔“置顶费”,少则100,多则3000,共计16000元。而其募集善款为30140元,除掉“置顶费”,实际用于孩子治疗的费用仅14000余元。

  报道出来后,这种变相从善款中抽水的做法引发舆论一片哗然。但在部分求助者看来,这样的平台却好过没有。

  11月16日,曾参与施乐会置顶推广的求助人金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家住湖北省咸宁市双溪桥镇杨仁村,3岁的儿子在去年9月被确诊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第一期化疗中,金家花费了20余万。为了治病,举家借债,仍无法填补缺口。

  “我们求助了湖北省慈善总会,他们说没钱了。”此外,金先生也向当地民政局申请救助,民政局在去年和今年分别拨了3000元,今年金家又得到“小天使基金”3万元善款支持。

  “施乐会求助门槛比较低,申请之后每个月都能领到救助款,到了一定募捐金额,想提现就能提现,比较方便。”去年11月22日,金先生的求助主题帖在施乐会网站上发布,3个月时间募集了50009.91元。今年10月20日,金先生在该网站上发起了第二次募捐,目标是20万,截至11月17日已募集23530 .11元。

  前后两次募款,金先生均参与了置顶推广,除去置顶费,共获得了两三万元善款。“求助的帖子太多,要是不置顶,帖子就沉底,拿不到多少捐款,我宁愿有置顶费。只是对捐款人不太公平,但我们也是没办法。”金先生指出,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单独一个求助帖子的置顶费达到了三四万元,“太疯狂了”,他希望适当置顶,但费用不要收太高。

  “置顶费”让施乐会陷于风波,公益人士郝南却认为,靶子打偏了,他在一个公益微信群里说道:“施乐会这个事,现在都没说到实质问题上,总在现象上打转……社会医疗体系不健全,大量需要体制外解决;注意力不均衡,资源不均衡;公众认知存在误区;操作没有规矩,监管不够,没有监督。”


公司化运作的慈善组织

  门槛低,求助方便,善款来源及去向一目了然,提现快捷,这是一些受助人给施乐会点赞的原因。而对捐赠人来说,足不出户就能做善事,“100%到达受助人”的理念也迎合了人们对善款使用的期待。

  施乐会呈跳跃式发展,其公开的宣传海报称:2007年机构募款16万元,2008年46万元,2009年65万元,但2010年便达到了270万元,比前一年翻了三番!2012年的募款则达到千万级别,为2007万元,2013年达到了2800万元。

  事实上,“善款100%到达受助人”的关键前提是:另有他人承担运营成本。

施乐会成立于2007年4月,由一位叫叶尔加的老人家创办,她也是施乐会第一任法人。正是老人的儿子、时任金华利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张秉新出资承担了施乐会的运营成本,施乐会办公室也长期设在该企业里面。

  方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现有的慈善组织可信度低,手续繁琐,善款流向不透明,因此他们决定开发一个网站,“用淘宝的方式做慈善,求助人出售困难,捐助人购买,直接点对点服务”。对外宣传时,它打出了“唯一免手续费爱心平台、善款100%到达受助人”的字样。

  随着机构的壮大,2009年,金华市慈善总会答应接收其为分会,施乐会才成为今天的“金华市慈善总会施乐会”,注册为社会团体。

  经过7年发展,施乐会内部已经建立了典型互联网公司的架构:一线为客服,客服以上是经理,经理以上则是运营官。与服务部门并列的还有技术美工和财务。方路介绍,目前施乐会有20多名客服,4个经理,11个技术美工和4个财务。此外,上百个“有偿社工”则作为施乐会的“编外人员”,负责走访偏远山区、无法上网的受助人。

  同时,它参照互联网公司建立了基本工资加奖金的薪酬体系,其中客服人员的考核标准分别以募款量、帮助人数、服务程度来评价,服务程度又以投诉、咨询、建议等数据来参考。

  正当施乐会快速膨大时,叶尔加老人去世,再加上经济不景气,2013年10月,企业停止了对施乐会运营经费的支持。

  失去经济支柱的施乐会,落入了自己构建的“零管理费”陷阱中。互联网公益,以人工服务为主,人工成本较高。他们该何去何从?

  方路说,也曾考虑过从每笔捐赠中收取服务费,但最终又否定了这个提议。“我们的招牌做了这么多年,不从善款抽成是宗旨,所以我们没有去做。”

  后来,施乐会决定从现有七个求助板块中拿出“助医”板块,试验“帮他置顶”功能。希望部分捐助人向受捐人捐赠的同时,愿意向施乐会平台捐赠一部分支持费用,以弥补运营经费的不足,同时把最急需帮助的捐赠项目推荐至最佳位置。

  对于网站而言,顺序也是资源。仅仅在求助主题的顺序问题上,施乐会就曾在网友的争议声中,频繁修改规则。

  最初,在施乐会的网站上,只要获得善款,求助的主题帖就能排在第一页第一位。捐款人王克俊发现,这个规则“被少数有心人利用来自己顶自己”,等这些人占领了第一页之后,后面的求助者都不容易得到捐款了。于是后来网站又分别改为按发布日期排序、按热帖排序等。

  真正与“置顶费”相关的设计出现在2011年8月6日,施乐会在求助者主题页面增加了“帮他置顶”按钮,置顶顺序按求助者所得到的加“热”金额从高到低依次排列。加热金额将用于求助者的百度关键字推广。

  从2011年到2012年,主题排序的规则又更改过数次,但最大的变动出现在2013年9月25日,施乐会增加了“匿名置顶”功能。

  “我们对网站主题的账号设限,不能给自己捐款,但事实上他们可以另外注册一个账号,后来就有求助人说善款是他自己捐的。”方路意识到,在规则设计上确实有先天不足。

  新规出台后,即有网友留言:“你这样做,无非是为了不让网友和爱心人士查到到底挣了多少钱,掩盖真相,让网友和爱心人士看不到求助人每天花了多少置顶费,说白了,施乐会就是打着帮助求助人旗号敛财而已!”

“花钱买头条”

  马云曾说过:“慈善必须以商业的计划执行,以商业的形式执行,慈善才能走得久走得长。”方路说他最初的出发点也在此,但他承认,慈善和商业的边界在哪里,确实“不太懂”。

  “只要受助人所募款不足投入的广告费,差额我们全部返还给受助人,同时保证受助人有5%的收益。”方路举例道,如果求助人当天将100元置顶推广费投入到施乐会,而当天募集的捐款只有80元,那么差额还有20元。施乐会则将差额20元钱以捐款的形式退回给受助人,再将100元钱的5%也就是5元再补给受助人。这样一来,受助人投推广费的第二天,将收到80元网友的捐款,以及25元来自施乐会的捐款形式的补贴。

  以此计算,网友当天捐赠的80元善款,只有5元真正用在受助人身上,而施乐会得到了75元。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因为5%的收入保障,受助人开始拼命往施乐会“扔钱”,扔得越多回报越多。方路说,规则是由他和团队制定的,当时并不觉得有任何问题。“现在看来,没有设置上限不合理。”

  据媒体此前报道,有网友将2月19日的置顶费明细发布在施乐会官网上,总共20名求助者,费用从高到低排列,排名第一的置顶费金额达4700元。

  与此同时,也这导致求助主题的捐款金额虚高。比如,求助人投了10000元钱做置顶推广,假如当天只募集到善款1000元,按照规则,施乐会首先要退9000元差额,第二天要退5%也就是500元保底收益,而这9500元是以捐款的形式退到求助主题里。如此一来,表面上受助人收到捐款加退款一共10500元钱,实际上只有500元善款收入,还有10000元是受助人自己出的钱。

  方路补充道:“第二天,他把钱提现出来,继续投,一天一天累积下去,就导致他的主题金额飙到一个很高的数字,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收到这么多善款。”之前媒体报道过,有受助人累计获得21万元善款,而其中有18万是置顶推广费,这些都是虚高的金额。

  对此,知名网络爆料人周筱赟毫不客气地发微博批评:“施乐会平台号称不收管理费,是他们嫌太少,法律规定管理费最高10%,而通过置顶推广费等,就可以对善款抽水50%-90%。”

  目前国内有关慈善的法律已远落后于现实。10%的管理费规定事实上仅出现于《基金会管理条例》,而施乐会的注册性质却是社会团体,现行法律法规对从事公益的社团管理费比例仍是空白。

  此外,10%的管理费规定在公益界也存在一些争议,有学者提出,管理费是公益机构为了高效运作慈善事业所必须付出的组织管理成本,不能对提供公共服务的非营利组织管理费进行一刀切的规定。公益人士姚遥认为,要把好事做好不容易,一家民间组织有好的文化和制度,不贪污善款,不滥用资金,比提取多大比例的管理费用更为重要。

  11月12日,施乐会网站发出了一份《施乐会运行情况说明》,承认并公布了置顶费项目收入。该说明显示,2014年1月到11月1日,置顶推广项目收入5875266.98元,其他专项运营经费收入541189元。参加置顶推广项目人数605人,占总人数2.5%。总运行经费支出4672508.11元,占总捐助额的12.28%。


置顶费都去哪儿了?


  目前,施乐会也在清退尚未执行的置顶费。

  对于置顶费最终去哪儿了,方路回应称“都拿去运营了”,人工成本占了大头,一个普通员工一年的薪酬在六七万元左右。账上还剩100多万元置顶费收入,以此“先度过这个冬天”。他承认,在收取置顶费过程中存在操作不透明的情况,当时并未标明受助人交了多少置顶费。

  早在今年三四月份,浙江省及金华市相关主管部门就曾到施乐会了解情况。浙江省民政厅一位匿名官员称,对于施乐会,慈善总会内部也存在争议,它的做法到底是创新还是违规,目前无法可依。由于有受助人提出异议,金华市慈善总会在今年5月叫停了置顶费。

  可是,没有置顶推广后,日捐金额寥寥。“我们就尝试,施乐会自己不做,让宣传公司来做。”方路这么解释与商业机构46网合作的原由,“做网络营销的很多,但46网容易谈一点,(我们)跟他们有点关联。”方路说,但所谓的“关联”究竟指什么样的关系,他并未透露。

  方路曾将置顶推广“外包”给其中几个团队。在施乐会网站上,能够查询到3个注册为46网的账号,其中最早的账号注册于今年6月7日。截至11月17日,3个46网的账号在施乐会网站共“捐”了498次累计4957312元,均为返回到受助人账户中的置顶推广费及差额补贴。

  方路如今承认此举不妥。“毕竟这是一个商业的东西,应该直接由46网和求助者对接,就相当于是受助人和46网的商业交易,跟施乐会没有关系。现在46网以捐款的形式给回施乐会,还是刷高了捐款金额,人家问起来,自然怀疑施乐会和46网是一家的。”

  11月7日,金华市慈善总会再次要求施乐会停止收取置顶费,11月10日,审计部门进驻审计。但方路坚持自己并未有违规之举,一切等审计结果出来再议。在施乐会的网站上,只有2010年和2011年的审计报告,推出置顶费的2013年,并未像以往一样公布审计报告。

  “不违法是非营利机构的底线,但要做得长远,必须自律,要有明确的理念和宗旨。”清华NGO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提醒,非营利机构并非不可从事经营性事务,但其前提在于,其一,经营目标是为公益而不是为了营利,其二,经营不能跟公益宗旨冲突。“如果经营会公信力造成不良影响,就是不当的运营策略,应避免这种行为。”

  “如果不是病情特别差,就不会来施乐会求助。”方路有些发愁,如今施乐会每日捐款量相比之前下降了七成,已经有员工打算辞职。“员工也很现实的,你这里没收入了,我没工资了,就走了。”

  求助者的态度大相径庭。邓女士告诉南都记者,施乐会收取置顶费已经在病友圈里招致反感,另一位求助人周先生却不以为然:“弄跨了施乐会,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您看此文用了分秒,分享只需一秒喔!



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
预备义工QQ群:118668761
官方网站:racszh/hyj
新浪微博: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
邮箱:rashyjgy@163
(欢迎投稿、咨询、合作)
淘宝店:shop109862071.taobao
(爱心营养午餐募捐淘宝店)
微店:wd.koudai/s/161267724
(爱心营养午餐募捐微店)

微信公众:瑞安市黑眼睛公益发展中心

      (rashyjcsygd)

点击下方 “” 进入黑眼睛官网!
↓↓↓


阅读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