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旗舰店 > 正文

国民与国家:中国最需要怎样的企业

2015年01月17日 旗舰店 ⁄ 共 1661字 ⁄ 字号 Comments Off on 国民与国家:中国最需要怎样的企业

(原标题:“国民”与“国家”:信息经济最需要怎样的中国企业?因标题字段字数限制,有删节。)

上周六,电商企业京东集团在北京召开年会,集团CEO刘强东先生在演讲中提出了公司的新梦想:要成为一个“国民企业”。同时刘先生也抨击了其它一个类似的提法:“国家企业”。他认为,“国家企业”虽然在去年底成为一个“热词”,但“国家企业不够自豪,一个真正能够(令人)尊敬和自豪的企业应该叫‘国民企业’”。

“国家企业”是阿里巴巴集团在去年公开提出的战略目标,刘先生的观点迅速引起了关注热议。

要说每个企业都可以有自己的战略和目标,而且可以不同、应该不同。但放到大众的层面,究竟谁的目标更受人尊重、更令人自豪?这不是个人说了能算了,而且我认为,这不应该取决于目标本身,而应该取决于当下中国社会的需要。

刘先生对“国民企业”有个简单的定义,他认为国民企业是“属于这个国家,又属于这个国家全体人民的”企业。这个提法并没有新意。准确的说,一切企业都是国民的企业,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可以脱离国民生活而独立存在的。企业在“国民性”上的差别,在于其对国民生活影响力的大小和程度。 今天的电商,已经渗透到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阿里巴巴服务了3亿客户、京东服务了1亿客户,影响力不可谓不大,这些企业,其实都已经可以称为“国民企业”。

而“国家企业”则是一个最近演进的新概念。众所周知,根据企业所有制类型的不同,有“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分。

阿里巴巴最早提出的,是要向“国有企业”看齐。2012年前后,马云发现,在电子商务领域,存在一些“民营企业不愿意做、不能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这些事情,本应该是国有企业要去做的。但他认为,阿里巴巴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迎头去做。他因此在内部讲话中提出,“阿里巴巴不仅仅是一家民营企业,阿里巴巴是一家国有企业,更应该是一家社会企业”。

阿里巴巴不断成长,对公司的定位、责任,马云的认识还在不断加深,到2014年上市前后,变得更加清晰,他继而提出要用十年时间,把阿里巴巴打造成一个“国家公司”。

那何为国家公司呢?马云在公开演讲中解释说,国家公司“代表一个国家的年轻人,代表一个国家的技术和创新,代表一个国家的创新和文化”,一个企业要成为国家公司,最重要的硬指标是“你对人类有多大的贡献”。他举例子说,在全世界人民的印象中,苹果之于美国、奔驰之于德国、三星之于韩国,就是国家公司。

可以说,阿里巴巴关于“国家公司”的提法,发源于“国有公司”。但相较于“国有公司”,“国家公司”的内涵无疑更丰富、意义更深远。国家公司不仅仅强调一个企业对本国社会的责任,而且把企业和一个国家的文化形象、竞争力、创新力联系到了一起。

我认为,相较于“国民企业”,当下的中国,更需要“国家企业”。

今天的世界,科技浪潮汹涌澎湃,信息经济洪波涌起,人类社会正在迎来新的转型和革命,在蓄势待发的信息经济大潮中,出现了很多新领域、有许多新的规则亟需制定。在这场变革中,中国的企业不仅仅要做参与者、角力者,还应该成为规则的制定者。这些任务,就不是一家定位于“国民企业”的企业能够完成的。只有马云定义的国家企业,才能够推动中国在信息经济大潮中参与世界新规则的制定、引领全球的创新,帮助中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越是变革的时代,就越需要“国家企业”。可以说,这一代中国企业家恰逢其时,他们应该追求的,不应该仅仅是富国强民,而是在世界的舞台上,更多、更好的讲述中国故事,为中国大众在世界范围内赢得更多的荣誉、尊重和自豪感。

回到京东公司的年会,刘强东先生宣布京东要做国民企业,这没错,除了京东,中国社会还需要千千万万个国民企业,但马云先生提到的国家企业,不可能很多、也无需太多。任何企业都可以设定远大的目标,谈国家的、社会的、世界的,但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脚踏实地,对阿里巴巴而言,要争做一家国家企业,同时也要记住自己是一家杭州的企业、浙江的企业。

(原载于澎湃专栏)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