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旗舰店 > 正文

那些遭遇过股东"清退"的互联网公司

2015年04月19日 旗舰店 ⁄ 共 2802字 ⁄ 字号 Comments Off on 那些遭遇过股东"清退"的互联网公司

近日,一则爆炸性的新闻引起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关注。京东昔日的第五大股东DST竟很可能清空了自己手中的所有股票。他们若的确已全部套现的话,这将是一笔高达30亿美元的巨资。

在互联网圈,上市公司这些年来遭遇到的股东“清空离场”还真不是一两次。在这些案例中,有见状不妙“闻风而逃”的,也有不得不含泪说再见的,还有的则干脆就是莫名其妙的诡异情况。今天,咱们就来好好聊一聊这里头的故事。

来去匆匆只为利

无论DST如何低调地投资布局,其所追求的无非就是一个闷声发大财。所以不管他们到底套现了多少京东的股票,本质上仍不过是投资机构的一次正常决策罢了,毕竟天下熙熙嚷嚷皆为利而来。类似例子,在互联网圈里竟比比皆是。

一直以来,新浪由于历史原因导致股权高度分散。想当年,有钱任性的盛大在公开市场向新浪强势袭来,不愿就范的新浪则报以“毒丸计划”,盛大最后只得黯然离场。这么多年过去,“人来人往”的新浪已成为了圈内大股东变化最频繁的公司之一。

2011年,新浪的股价随着微博进入黄金期迎来了新的高峰,一路升至100美元以上。于此同时,其管理层也开始着手进行套现以偿还MBO时的借款。当年6月,MBO的壳公司New-Wave将旗下70%的新浪股份售出套现,而不少分析机构还预测剩下30%也将在年内清空,并预测这一切均是为了对微博进行拆分。

可随后的情况并未如此发展,New-Wave依旧保有新浪的股份,而微博也是在2014年才完成的拆分和上市。但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新浪的最大股东Orbis却在2011年底清空退出了。Orbis的位置后来被贝莱德接过,可这个贝莱德近期也开始减持套现。“命途多舛”的新浪,还将迎来多少个大股东呢?

还是在2011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大摩女”在微博上的骂战曾轰动一时,甚至大摩还特地出来澄清涉事女子并非自己的员工。可正是在这场骂战中,当当的IPO蜜月期很快结束,股价一路下滑。雪上加霜的是,进入下半年,随着资本寒冬、电商行业泡沫破裂,中概股在美国市场不再受追捧。当当在淘宝、京东夹击下日子犹为难过,股价一度跌至不足5美元,前景堪忧。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当在年底之前竟被“五大投资机构”陆续选择了清空股票。要知道,包括Citadel、DCM、IDG、老虎基金、大摩在内的这五家机构共计持有当当高达7成的股票。虽然李国庆夫妇以增持个人持股以求挽救危局,当当的股价仍然在5美元左右徘徊。对于困境,李国庆当时曾颇为无奈地说:“你别害我犯错误,这个事情你还是去找我们公关部,我不会说什么的。”

在线旅游领域去年的竞争曾异常激烈,几家公司短兵相接上演了一出出充满阴谋与背叛的好戏。可撕逼结束之后,我们发现这竟是一场“负和博弈”,谁都没有赢。先是途牛被老虎基金在7月份清空股票,随后去哪儿也在年底被持股10%的投资机构梅菲尔德清空了股票。更刺激的情况发生在携程身上,今年2月他们的第一大股东奥本海默被披露已经清空离场,3月份携程2014Q4财报传来了转亏的消息,随后第二大股东TRPA选择了将持股减半。2015年,这场“负和博弈”恐怕还将继续。

在去年的互联网圈,网秦可算是能在黑名单上排进前列的一家公司了。他们的具体“劣迹”小内此前已经扒过,这次我们来说说他们在股权上玩的猫腻。由于被浑水狙击、年报也遭遇难产,网秦的股价在去年几乎一直萎靡不振,第四大股东红杉资本也清空而去。在濒临山穷水尽的情况下,网秦又祭出了大招。他们将悄然将股票总量凭空增加了近2亿,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也被冲淡至原来的一半。可已经名声扫地的他们股价却继续走低,就连第二大股东Oberweis也很快选择清空离场。自作聪明的网秦,最终栽在了自己的小聪明上。

一切尽在不言中

比起前文那些公司和投资机构间为利而生的攻防大战,接下来这些清空离场的大股东们所将的故事就要复杂得多。其中的某些羁绊与纠葛,甚至只能“尽在不言之中”。

2010年,昔日的“打工皇帝”唐骏领着港澳资讯又杀回了IT界,以近1亿的总价连续收购了4家行业内的公司。其中,联游网络正是来自于他所熟悉的网游领域。正当人们还满怀期待什么“王者归来”的时候,唐骏却在第二年匆匆清空了所持的联游股票,但他表示未来不排除再次进入网游界。

虽然他当时没有透露具体原因,但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可寻的。入主联游之后,唐骏和联游创始人梁咏伦之间的矛盾凸显。由于对联游的研发和推广能力不满,唐骏以董事长的身份在公司进行了大量整顿。当时有数十名员工被裁,甚至连副总裁和游戏项目负责人都给一锅端了。只可惜网游江湖已更新换代,昔日的大佬难免英雄落寞。在联游仍未见气色的情况下,唐骏选择了“断舍离”。

同样在2011年,联想为了开拓日本市场以换股收购的形式拿下了NEC。凭借此举,他们一举占有了日本PC市场的25%。可好景不长,短短一年之后就发生了NEC“套现补血”的事情。据了解,年亏损高达12.9亿美元的NEC当时的确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他们只有清空了自己手中的联想股票来套现补救。受此影响,联想集团股价立即大跌了7.55%。市值蒸发掉了50亿港币。这真是“做养子的不争气,还连累了干爹”啊。

最奇葩的故事则发生在联想的友商华硕身上。去年9月,华硕的全球副总裁谢明杰突然宣告卸任董事一职。就在大家猜测此举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华硕集团出面表示,谢明杰卸任董事实属“财务操作失误”与人事调整无关。据了解,谢明杰在8月份清空了手中持有的全部华硕股票,且期间并未进行持股申报转让,这意味着他自然解任董事一职。在PC式微的情况下,看来华硕高层都开始看衰自家公司前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失误”一事呢。

俗话说事不过三,可偏偏却有人不信这个邪。昔日的“互联网小龙女”龚海燕在迫于压力卸任世纪佳缘CEO一职后,选择投身在线教育进行二次创业。可没想到这潭深水却让她吃尽了苦头,短短一年时间先后遭遇了梯子、那好、梯子、91外教的三连败,最后遣散团队甚至都拿出了个人财产。今年初,对于这片江湖有些心灰意冷的龚海燕清空了自己手中的世纪佳缘股票,彻底地与这家公司,这个圈子说了再见。

自去年开始,国内三大运营商中有不少“大小老虎”被揪了出来,而那些未有涉事的头头们也纷纷开始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我们可以看到,在联通先后有两名高管落马之后,董事长常小兵清空了自己所持的联通港股。其实早在中巡组进驻联通之前,他就在9月减持了一次,看来很多事情的确尽在不言中啊。

关于圈内公司遭遇大股东清空退出的故事还有很多,无论基于公司发展、个人取舍,归根到底还是在一个利字。“逢低买进,逢高卖出”本就是股票市场的天经地义,不管DST的套现是6亿还是30亿,一切其实都在情理之中。

文章系百略网(ibailve)旗下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扫描下方关注作者公众号。

抱歉!评论已关闭.